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沈嬌暗自冷笑,故意說道:“百來塊也蠻多瞭,我一個月工資才五十多塊,二堂哥你掙的是我的兩倍呢!”

沈安賠笑道:“我哪裡能同嬌嬌你比,你是大醫院的醫生,坐辦公室裡幹幹凈凈,又體面又舒服,我就隻是個擦皮鞋的,雨裡來風裡去,別人都看不起的。”

“錢不少就成瞭,一百多塊一個月可不少瞭,二堂哥你傢的小日子可以過得蠻滋潤瞭,對瞭,你給小嫻小雅訂牛奶瞭沒?小孩子就得多喝牛奶,這樣才能長得高。”沈嬌問。

沈安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沈傢興叫他來的用意,也不敢隨便回答,每句話都仔細斟酌過才敢說出來,心裡把沈嬌罵瞭個要死。

兩個賠錢貨喝什麼牛奶?

遲早都是別人傢的人,他可不做賠錢生意,沈嬌這死丫頭站著說話不腰疼,也不想想定一個月牛奶就得五塊錢,倆賠錢貨就是十塊,這筆錢誰替他出?

“女孩子長那麼高幹啥?長大瞭可找不好男人。”沈安呵呵地笑著推諉。

“誰說長得高就不好嫁人瞭?我長這麼高不一樣嫁得蠻好的,二堂哥你可別舍不得花錢,你瞧瞧小嫻身上的衣服都舊成啥樣瞭,穿出去都讓人笑話,別人肯定會說小嫻爸媽沒本事,連給孩子一件新衣服都買不起。”

沈嬌毫不留情,早就想懟這傢夥瞭,以前還顧著沈傢興面子,現在可用不著瞭,有祖母撐腰呢!

沈安難堪地幹笑著,煩死瞭沈嬌的多管閑事,他的女兒穿什麼衣服關你鳥事,既然覺得不好,你當姑姑的也可以買啊,嘴皮子誰不會耍!

沈傢興見沈安從進門到現在都是在打花腔,沒有一句真話,火氣騰地就沖上來瞭,也更恨自己識人不明,難怪葉蓮娜總說他是大事精明,小事糊塗。

“你一個月給玉香多少生活費?”沈傢興喝問。

沈安心裡一咯噔,沖玉香瞪瞭過去,果然是這個臭女人告狀瞭,回去再收拾她!

“爺爺,您怎麼突然問起這茬瞭?”沈安笑著打哈哈。

他雖然覺得給玉香十塊錢都多瞭,可他也知道在海市,一傢四口十塊錢生活費確實少瞭點兒,自然是不願意讓沈傢興知道。

“我不能問嗎?趕緊說你一個月給玉香多少生活費!”沈傢興提高瞭聲音,臉黑得跟碳一般。

沈安隻得回答:“二十塊。”

玉香睜大瞭眼睛,不敢相信地看著沈安,明明隻有十塊錢,阿安他為什麼說是二十塊?

沈嬌冷笑瞭聲,鄙夷地看著沈安,果然不是個好東西,睜眼說瞎話,當他們是傻子嗎?

沈傢興氣得連聲咳嗽,問玉香:“玉香,沈安他給你多少錢?是二十塊嗎?”

玉香不知所措地看著沈傢興,又朝沈安看去,一臉為難,她不敢違抗丈夫,可又不想在長輩面前撒謊,這讓她該如何回答啊?

沈安不悅斥道:“爺爺問你話,你沒聽見啊!”

玉香嚇得身子抖瞭抖,嘴唇哆嗦著,結結巴巴地說著:“是……是……是……”

縮在沈嬌懷裡的沈嫻鄙視地看瞭眼玉香,阿媽比面團都還要軟,根本就護不住她和妹妹,她隻能靠自己。

“阿爸騙人,他隻給阿媽十塊錢,還不許阿媽全花完。”沈嫻大聲說著,她年紀雖小,可也看出今晚是最好的時機。

想要以後過得好一些,現在就要勇敢爭取,大不瞭就是打一頓罷瞭!

沈安臉色鐵青,伸手就要掌摑沈嫻,“讓你亂說,打死你個白眼狼!”

沈嬌順手抄起茶幾上的雞毛撣子,沖沈安手上抽瞭過去,罵道:“二堂哥你這是惱羞成怒瞭?小嫻說出實話瞭吧?哼,一個大男人拿小孩子出氣,我看你也就這點出息瞭。”

沈涵也很看不上這個堂哥,有氣沖孩子撒幹啥?真不是個東西!

他走過去叉住瞭沈安,冷聲道:“二堂哥別在這兒撒野,安穩點兒。”

沈傢興胸口不斷起伏,對沈安恨得不行,如果是沈平這樣做,他還沒這麼生氣,因為他打一開始就沒對沈平抱什麼希望過,可沈安不一樣。

那個時候他是真的想要好好好培養沈安的,雖然沈安以前傷瞭他的心,可哪個年少時沒犯點錯呢?

寄予瞭殷切希望的沈安,結果卻是頭披著人皮的狼,沈傢興恨沈安,更恨自己瞎瞭眼,心裡的怒火可想而知。

“打死你個畜生!”

沈傢興從沈嬌手裡奪過雞毛撣子,沖沈安身上沒頭沒腦地抽瞭下去,一邊抽一邊罵。

“當著老子的面謊話連篇,連老婆孩子都照顧不好,你有什麼臉姓沈?丟盡瞭沈傢老祖宗的臉!”

“自己吃好穿好,老婆孩子沒得吃沒得穿,你還是不是人瞭?你的心怎麼就那麼狠?”

“還和寡婦不清不白的,你怎麼對得起玉香?”

……

沈安也不敢反抗,隻也拿手護著頭,不住躲閃,暗叫不妙,老頭子怎麼都知道瞭?

他想也不想就瞪向瞭玉香,肯定是這個臭女人說的,倒是他小瞧瞭這賤人,平時不聲不響的,背後給他捅刀子啊!

“爺爺,您別聽玉香瞎說,她這是蒙您老人傢呢,我怎麼可能會同寡婦有那事呀!”沈安還想狡辯。

如果是玉香說出來的,沈傢興還真不會十成十的相信,可現在是沈嫻說的,他豈能不信?

見沈安死不承認,他氣得扔瞭雞毛撣子,從墻邊拿瞭大掃帚,又同當年教訓沈思之兄弟一樣掄瞭過去,還是大掃帚打起來過癮。

“還想騙老子?和你父親一樣不是東西,我真是瞎瞭眼,竟還當你是個好的,打死你個不爭氣的東西!”

掃帚的威力自是不同凡響,細細的竹子抹在臉上生疼,沈安受不住,索性抱緊頭蹲瞭下去,緊咬著牙,強忍著沒動手。

且先忍著,財產還沒到手,不能得罪死老頭子,這筆帳他先記著,以後定要一筆一筆地還回去!

玉香雖然傷心丈夫做的那些事,可到底是心疼丈夫的,見沈安挨打她哪裡還坐得住,想也不想就沖瞭上來,拉住沈傢興哀求,讓他別再打沈安瞭。

沈嬌幽幽地嘆瞭口氣,胸口堵得慌,這個玉香同馬杏花的那個同事阿玉倒是挺像的,一樣的綿軟,一樣的不爭氣,果然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啊!

六零小嬌妻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