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林沉最怕的是他擔心今天還在上課,明天就會被揪回去,再也沒辦法來學校。

所以,林沉把在學校的每一天都當成是最後一天去珍惜。

在被人的眼中,他們索然無味,甚至都厭煩的學習生活,卻是他最渴望的,哪怕是不需要花錢交學費,林沉的學校生活,也是朝不保夕。

夜色越來越沉,周圍逐漸安靜下來,走廊裡的聲音停下,沒有人再往來,宿舍裡的人也都睡著瞭。

天亮……

511傳來瞭一聲慘叫,然後乒乒乓乓便是一陣雜亂的聲響。

因為,他們都起晚瞭。

昨晚上吃的太飽,睡的太好,今早上就連嶽聽風都睡的比往常久一些。

於是這直接導致,等他們跑到操場的時候,班裡的同學都在瞭,隻剩下他們。

於是,一大早,他們宿舍6個人,就被罰去跑操場,而其他同學在站軍姿看著他們。

教官也沒有太為男人,就罰他們跑瞭5000米,操場是800米,也就是來回跑那麼幾圈罷瞭,這對嶽聽風來說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對其他人來講,簡直是酷刑的。

前兩圈還好,可是後面根本不行瞭。

孫祥坤和侯志新兩人最弱瞭,邊跑邊哭:“我們不就是來晚瞭一小會兒嗎,5000米的,這是要我老命啊!”

嶽聽風好一些,5000米雖然不能跟嶽聽風那樣跑那麼快,但是至少等跑跑完,他不會已經四肢無力撲通跪下。、

他道:“這都是昨晚火鍋鬧騰的,下次我看,還是別吃瞭,省得出事。”

侯志新忙搖頭:“不不不,這可不行,我跟你講,為瞭火鍋我願意跑一萬米。”、

孫祥坤也點頭:“為瞭吃,我可以付出一切的。”

兩人的回答完全一致,跑步可以,但是不能不吃。

路修澈笑笑,這兩人真的是一對活寶。

孟珩和林沉兩人不說話不是因為他們跑的快,而是因為他們已經累的不行,實在是沒力氣說話瞭。

嶽聽風最先跑完,他跑完的時候,路修澈還剩下一圈半,其他人則還剩下兩圈多。

孫祥坤羨慕道:“真的是要羨慕死嶽聽風瞭,我現在好想有他的腿啊……”

“我隻想有那樣一張帥臉,你沒瞅見,全班的女生都在看著他呢。”

等到早上的鍛煉結束,路修澈的跑完瞭,其他人則都沒跑完。

嶽聽風跟教官說瞭會兒話,不知道他們說瞭什麼,反正教官最後大發慈悲,讓他們剩下的可以不用跑瞭。

孟珩他們不由得歡呼一聲,然後一動不動直接倒在瞭操場上。

休息瞭好一會,孟珩問嶽聽風:“大神,你……你跟教官說瞭什麼,他……他怎麼會這麼好,不讓我們跑瞭……”

嶽聽風隨口說:“教官也算通情達理,好生說幾句話就行瞭。”

其實他是跟教官說,他們剩下沒跑的,回頭他會幫他們都跑完,反正對他這不是難題。

他這幾個室友,嶽聽風是瞭解的,身體素質太差瞭,讓他們跑完5000米,真夠要命的。

……

Boss兇猛:老公,領證吧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