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在他說話之後,安德魯他們便都看清楚瞭影子的模樣。

一張毛茸茸的貓臉,從一棵樹後面探出來看著他們。但這一回它並沒有立即縮回去,卻用它的爪子對著嘴巴,就好像人們把手指頭放在嘴唇上,示意別人安靜下來的樣子。

過瞭一會兒,這個奇怪的動物又從那棵樹後面出來。他向四周看瞭一下,好像害怕有人註意似的,向安德魯幾人“噓”瞭一聲,並打著手勢,招呼他們到它所在的那塊密林中去,接著又消失瞭。

“來吧。”安德魯說:“我們都靠緊點兒,如果是敵人,我們就幹一仗。雖然幹一仗的結果可能是我們都被俘虜。”

幾人緊靠在一起,朝著那棵樹走過去,一直走到樹後面貓原先站的地方,但他卻從那裡又繼續朝後退去瞭。

壓低瞭嗓門用一種嘶啞的聲音對他們說:“往裡,再往裡,到我這兒來,在外面有危險。”

一直將安德魯幾人引到一個非常幽暗的地方。貓才開始和他們說話。

“聲音不要太大,即使在這兒,我們還是不夠安全。”

“你怕誰?”托尼好奇的說:“我以為這裡除瞭我們以外,再也沒旁的人瞭。還有,你是誰?”

“我叫湯姆。”就這昏暗的月光,幾人可以模模糊糊的看到它是一個灰藍色的貓。穿著利落的牛仔褲,一雙在黑暗中帶著綠色的眼眸格外明顯:“尊敬的麒麟之女,還有智慧之子!現在黑虎幫的幫主和玩具國的國王已經聯合瞭。你們根本去不瞭王都。”

“你是誰?我們又如何相信你?”安德魯道。

“這個……”湯姆從褲兜裡面拿出一樣東西交給他們:“你們一定知道是什麼!”

“這是貝塔的護目鏡!”接過遞來的物品,佩珀和托尼都認出瞭物品赫然是貝塔一直帶著的護目鏡。因為護目鏡的樣子和地球的樣子有區別。所以非常好分辨。

“我是貝塔的朋友。你們要相信我,跟我來!這兒還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必須帶你們到一個可以交談和吃飯的去處。”說著,湯姆便急急忙忙的往樹林深處走。

“我們走嗎?”眾人互相對視一眼。

“走吧!”安德魯小聲開口:“那個叫貝塔的你們認識不是嗎?就算是陷阱也得認瞭。”

“是啊。”托尼點頭,如果對方真的是貝塔的話好友,那一切好說,如果不是,那這護目鏡就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他們全都跟在這位新朋友後面急急忙忙地朝前走去瞭。

湯姆的速度快的令人吃驚,領著他們在森林裡最濃密的地方走瞭半個多小時。一句話也不說,後面的托尼想要說什麼的時候,他就轉頭做出禁聲的樣子。一直到就連安德魯都要忍不住詢問的時候,他才回頭說瞭一聲:“馬上就到瞭。”

這個馬上又持續瞭十分鐘,眾人才迎著月色走出森林,看到瞭森林外的景色。

頭頂上是黑藍色的天空,如玉般的月亮依舊照耀著,森林外圍的植物數量開始有層次的減少,大概一百米的樣子,就可以看到一個又陡又狹的山谷門口,看不清楚兩邊山谷土地的顏色。稀稀拉拉的幾個植物站在上面,伴隨著夜晚的微風招展著。

“我們馬上就要到傢啦,”湯姆說:“我來帶路,但是請大傢小心點兒,你們人類沒有辦法在夜晚看清景色。”說著,就繼續往前走。

來到峽谷口,正當安德魯幾個人準備繼續往前走的時候。湯姆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敲瞭敲旁邊峽谷的石壁。然後一邊谷壁便裂開,出現瞭一個門。

“請進吧。”湯姆示意瞭所有人一下,然後就走進石門內,隱約間還能聽到他的大喊聲:“老婆,我回來瞭!”

“眾人剛剛進門,就迎面被一雙巨大的手環抱住:“終於把你們盼來啦!”

隻見一隻泛著金色,帶著眼鏡的老虎抱著他們,瞇著眼睛笑著開口:“飯已經煮在鍋裡瞭,吃飽瞭才有力氣!”

待老虎女士松開他們,後退一步,安德魯幾人才就著屋子裡的燈光看清楚屋內的景色和人。

雖然是石屋,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屋子裡面的裝扮非常現代。嵌入到墻壁內的電視、時代感極強的座椅、金屬波紋狀的地板……

天花板泛著微弱柔和的微黃色燈光,不刺眼,所以也讓安德魯一眾人完全的看清楚瞭湯姆和他老婆的模樣。

和在月光打量下灰藍色的皮毛相同,臉頰全是白毛的湯姆穿著看起來像是一個休閑的年輕人。藍綠色的眼睛非常有神。大概一米二三左右高。和海爾兄弟差不多。

而他的老婆這是一隻老虎,穿著經典的廚房圍裙,戴著一副眼鏡,弱化瞭在後面的金色眼眸。溫柔的笑著,露出兩顆小虎牙。

“叫我莉莉就好。”莉莉笑著邀請幾個人:“我們先來一頓晚飯吧。我傢湯姆已經在外面等你們好幾天瞭。有什麼事情吃飯完再說。”

說著,就帶著幾人來到瞭飯桌上。

桌子上是經典的西方菜色。

切塊面包、煎魚、大大的火腿旁邊撒著洋蔥、還有煮熟薄皮的土豆。桌子中間放著一大塊深黃色的奶油和幾瓶沒打開啤酒。

“事實上,我還真有點餓瞭。”早上因為緊張並沒有多吃的托尼,在經過瞭一系列的運動之後,肚子早就咕嘟咕嘟的叫瞭。他不客氣的坐在桌子上,然後眼睛掃視桌子上的菜肴,好像在思索到底應該吃什麼。

而看到瞭托尼不客氣的樣子,眾人也紛紛落座。開始就餐。

吃飯的時候聊天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就著面包,喝瞭一口熱湯的佩珀就是這樣做的。內心已經給自己足夠壓力的佩珀問的當然是關於這裡的事情。事實上,這一次的情況和上一次基本相同,自己一行人還沒有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被硬拉來瞭。

於是佩珀看著湯姆,鄭重的開口:“先生。請你告訴我們,圖姆納斯先生到底出瞭什麼事?”

湯姆把剛剛和托尼碰杯喝空啤酒杯往旁邊一推,說:“當然。”

東方次元入侵麻豆传媒官网欧美玲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