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你是……?”顧子謙疑惑瞭片刻,而後恍然認出他的身份。“盛總,幸會幸會,沒想到能在這兒見到你。”

他熱情的伸出手想跟盛如思握手,不料盛如思卻什麼反應都沒有,隻是眸光清冷的看著他,讓他莫名不安。

“吃飯就不必瞭,你跟我也沒什麼好解釋的。”易無憂嘆瞭口氣,突然伸手挽住盛如思的手臂,在顧子謙驚訝的視線中說:“介紹一下,我男朋友盛如思。我們快要結婚瞭,你以後別再來找我。”

雖然這麼說也會給自己惹來麻煩,但易無憂實在不想再看見顧子謙這隻臭蒼蠅,便硬著頭皮說謊。

顧子謙愣在原地,沒想到事情會如此發展。他隱約記得以前和盛如思吃過一頓飯,當時易無憂和他說,這是她哥。

易無憂不理會他,拉著盛如思離開。盛如思嘴角噙笑的隨著她走,等到瞭餐廳才再次出聲。

“我答應瞭。”

“啊?”易無憂被他沒頭沒尾的話弄的有點暈。“你答應什麼?”

“求婚啊,你剛剛不是向我求婚瞭嗎。”盛如思低頭翻看桌上的菜單,雲淡風輕的決定:“下午別上班瞭,去趟民政局吧。”

“……神經病!”易無憂面紅耳赤,就知道他會拿剛剛的事情小題大做。“我那是為瞭拒絕他才故意說的,你明知道不是真的!”

“可我當真瞭,特別認真的那種。”

盛如思說完就沒再說其他,叫來服務生點瞭餐,全是按照易無憂的喜好口味。

兩人沉默吃完午飯,易無憂不自在的勸他離開。盛如思想瞭想,點頭說好,目送她進瞭公司,然後開車離開。

易無憂一下午忙忙碌碌,就為瞭不讓自己閑下來,想她和盛如思的那點事兒。終於到瞭下班時間,她想回傢泡個熱水澡好好睡上一覺。不料卻在停車場又看見盛如思瞭。

這個陰魂不散的閻王……

“你又來幹什麼?”易無憂快步走到他面前問。

“我爸說不去公司上班就不能回傢。”

“所以?”

“所以我無傢可歸,得跟你住一起才行。”

易無憂:“???”

他名下房產那麼多,盛傢旗下還有酒店,他會沒地方住?說謊也挑個可信度高的說行不行!

易無憂目瞪口呆中,盛如思已經上瞭她的車,系好安全帶一副死纏到底的架勢。

易無憂欲哭無淚,不知該怎麼辦好瞭。

她完全應付不來盛如思,換句話說,能搞定盛如思的人寥寥無幾。易無憂想到瞭最有可能性的易凌塵,然後又搖瞭搖頭。

她哥才不會幫她呢,她還是趁早死瞭這條心吧。

易無憂垂頭喪氣的上車,目光無神的看著盛如思。盛如思見狀,輕笑出聲,“我給你做飯吃?”

“……”

行吧,吃完飯再趕他走好瞭。

一想到盛如思的好廚藝,易無憂低瞭頭。她啟動車子朝傢駛去,耐著性子和盛如思講道理。

“你不能這樣,說好給我半個月時間考慮的。”

嬌妻在上:易少,求輕寵!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