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三鍋粥,連個米粒都沒給李夢龍剩下,那粥鍋是屬於不用刷的那種,如果不嫌棄少女們的口水,其實是可以直接收起來的。

而且冰箱裡的泡菜也被幹掉瞭幾小盒,各傢的泡菜少女們簡直都熟悉的不行,到瞭現如今臉皮和關系都到瞭一定程度之後,這幫人都開始指名道姓的要各傢的泡菜瞭:金泰妍傢的辣白菜、侑莉傢的蘿卜塊、允兒傢的醬螃蟹……

李夢龍覺得各傢給這幫丫頭做泡菜的時候心裡也一定不會多痛快的,都給你們免費吃瞭,還在那挑三揀四的,就不知道心疼下父母們做泡菜的辛苦嗎?

不過也不怪少女們挑剔,實在是這幾個丫頭本身就在傢裡吃飯的時候不多,再拿一些不愛吃的泡菜那最後都是扔掉的結果。好在有瞭李夢龍之後這一切都發生瞭根本性的逆轉。

李夢龍就是堪比食物垃圾桶一般的存在啊,至少到目前為止就沒有發現他不吃的,所以少女們從傢裡拿東西的時候就舒服瞭很多,父母給裝什麼就拿什麼。

一個個傢裡都不差錢的,給女兒拿的東西自然都屬於最好的那一類的,而且還隱隱存在著一些競爭的意味,味道可能有好有壞,但是唯一統一的就是食材都很珍貴。

於是乎算是徹底便宜瞭李夢龍,少女們挑著自己愛吃的,而李夢龍則是摸到什麼瞭就吃什麼,好在丫頭們看著李夢龍吃心裡也高興,總算是沒辜負父母的一番辛苦勞作嘛。

所以伴著三鍋粥和好幾盒小菜,少女們都癱坐在椅子上揉著自己的小肚子,不能說吃多瞭,但是卻有點漲,尤其是允兒,在仇恨的指引下,差點沒把鍋直接啃瞭。

當然前提也要是李夢龍煮的粥超級好吃,否則允兒才不會難為自己去死命的喝呢,那已經不是報復她們瞭,而是在報復她自己啊。哪裡像是現在,即報瞭仇又填飽瞭自己的肚子,得意的舔瞭一圈嘴唇,允兒笑的很是暢快。

其實徐賢那鍋粥是李夢龍給自己帶出來的,因為少女們大概率不會去吃那鍋啊,隻不過他還是小看瞭這幫人,饑不擇食之下什麼不能吃?再說紅薯煮粥本身就很搭,甜甜的、糯糯的,喝一口直接暖到胃中,很是舒服。

對於這幫人無論是幹出來點什麼李夢龍都不意外瞭,所以對於沒給自己剩點這件事情他就當沒有發生過吧,在微波爐裡弄瞭兩盒速食飯,而後把冰箱裡有的蔬菜統統拿出來些切丁:西葫蘆丁、胡蘿卜丁、火腿丁……

炒飯裡要放上幾滴老抽,李夢龍個人和喜歡吃有色澤的東西,紅彤彤的米飯單單看賣相都能多吃兩口,冰箱裡新拿來的小菜都是放在最裡面的,這樣可以保證不讓其它小菜放的太久。

拿出最外面的一盒,直到打開蓋子,李夢龍還沒認出這是個什麼東西,也不怪李夢龍孤陋寡聞,實在是在韓國能拿來做泡菜的東西太多瞭,不要說各種蔬菜,什麼蘿卜葉、紅薯莖,蛤蜊、銀魚、蝦米啊,總之五花八門的很。

各個地域有不同,就是鄰居之間做的沒準都天差地別呢,加上少女們這傢裡都來自不同的區域,所以更加難以辨認瞭,把一片不知名的葉子放在炒飯上,直接夾起葉子,裡面自然帶上瞭一口的米飯,放入嘴中一起咀嚼著,味道很是不錯。

“這是誰傢的泡菜?挺好吃的啊,過段時間多帶來點!”李夢龍大口的吃著。

少女們早就過瞭需要靠彼此傢裡的泡菜競爭隊內地位的時候瞭,不過李夢龍在她們心裡還是有點分量的,哪怕是為瞭以後多給她們做點好吃的也行啊。

所以大傢紛紛看瞭過去,認泡菜她們也不行,所以她們都是通過盒子認的,這次是孝淵中獎瞭,估計回傢告訴她媽媽後,她一定會異常開心的:“是我媽媽做的呢,下次多給你帶點!”

“嗯,替我謝謝阿姨啊!”李夢龍點點頭:“阿姨想要什麼衣服之類的,你給她買瞭,然後就說是我買的!算是感謝阿姨!”

孝淵也不以為意,甚至這種事都不是第一次發生瞭,幾乎所有少女們都被李夢龍如此叮囑過,也確確實實她們也都給傢裡買瞭東西,讓傢裡的長輩愈加喜歡李夢龍瞭。

隻不過事情還是有點怪怪的,東西是她們去挑的,錢是她們花的,禮物也是她們去送的,全程李夢龍就是動動嘴罷瞭,但是說他沒誠意吧,卻偏偏又叮囑過,又是一筆糊塗賬。

“伸手幹嘛?要錢啊?買完東西把發票帶過來啊,我又不是不給你們報銷!”李夢龍理所當然的說道,同時夾起一筷子喂給瞭湊過來的金泰妍。

“你每次都這麼說,就欺負我們總想不起來!再說誰給傢裡買禮物還把發票帶著啊,被傢裡發現買這麼貴的,會被罵的!”孝淵在那裡指責道。

“那就不能怪我瞭是吧,這也算是你們的責任,我全程都是站在正義的立場上的!”李夢龍看著又湊過來的李順圭和允兒,很是無奈的說道:“我說你們不是吃撐瞭嗎?還湊過來幹嘛啊?我又不養寵物!還一個個喂飯嗎?”

“切,是看你做的太多瞭,好心幫你吃一點而已!”

“我現在做飯還敢多做?你們是不是太小看你們自己瞭?”這話李夢龍絕對沒誇張,因為少女們總喜歡蹭著點吃的,所以李夢龍最開始做飯時總喜歡多帶一些。

隻不過這個多帶就是個無底洞啊,哪怕多做瞭一倍、兩倍的,依舊什麼都不會剩下,少女們的食量絕對是恐怖級別的,所以到瞭現在李夢龍就正常做瞭,能吃到多少算多少。

最後瞥瞭眼李夢龍那份很是有食欲的炒飯,金泰妍真的很想嘗嘗是什麼味道,這次目的很單純的,因為她的肚子裡幾乎已經裝不下什麼瞭,剛剛仗著大姐的身份,她可是沒少搶到粥呢。

一幫丫頭紛紛一手扶著腰、一手揉著肚子在客廳裡轉瞭起來,這得稍微散散步,讓腸胃運動一下才好繼續回去睡覺的,否則這睡夢中一個翻身,別一口粥直接噴出來。

李夢龍一份炒飯吃完時丫頭們已經少瞭好幾個瞭,客廳裡還有幾個看電視的,畢竟她們又不是搞統一睡眠這一套的,否則都按著鄭秀妍的時間休息,她們什麼事都不用做瞭,直接睡一天就好瞭。

給幾個丫頭扔瞭幾條毯子,雖然天氣有些熱,但是丫頭們這不是病號嘛,蓋不蓋就不是李夢龍要管的瞭,在自己房間裡寫寫畫畫瞭一會,再出來時客廳裡那幾個已經處於半昏迷的狀態瞭。

一個個抱上去就算瞭,別再搞的像是自己非禮她們似得,把她們一個個的姿勢擺正,或是睡在沙發上或是睡在地攤上,反正凍不著就成瞭。

李夢龍自己也打瞭個哈欠,睡覺這種事情還是比較傳染的,尤其是他昨晚也沒睡好,所以在椅子上思考瞭一會也就漸漸陷入瞭夢鄉,一時間偌大的房間裡隻有十股淡淡的呼吸聲,空間靜謐和諧的很。

也不知道這次是什麼情況,他李夢龍不記得自己做夢瞭啊,難不成是被下藥瞭?否則他為什麼比丫頭們起的還要晚?當他揉著眼睛從房間裡出來時,九個丫頭已經聚在客廳嘰嘰喳喳的看電視瞭。

最開始李夢龍真的是以為自己在做夢的,他自己比鄭秀妍還能睡?這不科學的,不過事實勝於雄辯,尤其是伴著少女們那赤裸裸鄙視的眼神,這分明就是事實嘍。

“咳咳,允兒啊,你不是和她們還處在戰鬥狀態嗎?”李夢龍開始挑撥少女們的關系瞭。

隻不過少女們的自愈能力是很強的,允兒昂著下巴:“我和歐尼們已經和解瞭,你有疑問嗎?”

“沒有,你們這和解的速度也是沒誰瞭!”李夢龍吐槽瞭一句,而後難得的懶洋洋的不想動瞭,於是大步走向瞭少女們那邊。

因為李夢龍不喜歡坐沙發,所以往日都是坐在地毯上的,隻不過這次卻莫名的想嘗試一下,於是迎來瞭躺在沙發上的三人組劇烈的反抗,最後的結果就是李夢龍成功坐瞭下來,而李順圭和金泰妍的腳丫放在瞭他的腿上。

抽過來一條毯子直接蓋住瞭兩人的腳,還引來二人陣陣的不滿,女神的腳啊,多少人看著流口水呢,李夢龍還嫌有味道?分明就是香香的好不!

十個人湊在一起,尤其是還有李夢龍在,那話題永遠是不匱乏的,尤其是有著李夢龍不要老臉的維護,徐賢也是敢在這種時候吐槽一下的,每次都弄得少女們想動手教訓下這個不知大小的忙內,就知道抱大腿。

話題天南地北的隨意聊著,從金泰妍的智商聊到徐賢的腳趾甲色澤最好,從允兒的顏值到底能在女團中排第幾聊到為什麼蟑螂那麼可怕……

聊到某個時間段,李夢龍很是隨意的問瞭一句:“下半年你們都要幹嘛啊,今年也沒有巡演,我和公司那邊打過招呼瞭,一切活動以你們的個人意願為主,整整至少四個月的自由時間,有想法嗎?”

這冷不丁一朝得解放的少女們還有點茫然呢,以前哪年不是忙的要死,行程也都是公司一直在安排,有誰問過她們?所以現在猛地獲得瞭絕對的自由,這少女們有點不習慣啊!

韓娛之崛起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