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因為從小到大,也隻有父親母親對自己說過這句話,等到長大以後,由於個性逐漸冰冷,父親也不再說這兩個字。

今天,從蘇銳的口中重又聽見“聽話”二字,林傲雪的心情竟有些復雜。

“快趁熱吃吧,還有爆汁呢!”蘇銳一口吃下,囫圇著說道。

林傲雪看著那黑乎乎的抹著醬汁的臭豆腐,實在是張不開嘴,的的確確,對於她這種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大小姐來說,吃起臭豆腐可是有些勉為其難瞭。

在她林傲雪的眼中,這黑不溜秋的玩意兒根本就不是食物。

“你別動,我自己吃。”林傲雪深知,既然已經來到這裡,那就必須體驗一下,不然的話蘇銳這個傢夥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什麼時候,林傢大小姐也開始在意別人的看法瞭?

林傲雪真是鼓起瞭莫大的勇氣,用牙簽紮起一塊臭豆腐放進嘴裡,入口那一剎那,輕輕一咬,湯汁從臭豆腐塊中滲出,香氣瞬間彌漫瞭她的口腔,這和帶著臭味的黑色外表真是大相徑庭!

吃完第一個之後,林傲雪的表情並沒有太難受,眉頭也舒展瞭一些,蘇銳笑瞇瞇的道:“怎麼樣?感覺如何?”

林傲雪雖然覺得味道很不錯,但是嘴上還是說:“一般。”

“是嘛,那好,剩下的我全包瞭,既然你不喜歡吃,不勉強你瞭。”蘇銳笑道。

林傲雪冷著臉沒吭聲,隻不過拿著牙簽,又挑起一塊來。

“這不就結瞭?告訴你吧,這街上還有更多你沒有吃過的東西,我今天帶你體驗個遍。”蘇銳瞬間很有成就感。

一直受著貴族教育的林傲雪隻有硬著頭皮答應下來,體驗一下這種在街上晃蕩著邊走邊吃的感覺。

十分鐘之後,蘇銳一隻手拿著五串烤串兒,另外一隻手拿著一碗小面,一邊吃著手裡的烤串,一邊直接用嘴吸溜的碗裡的面,連筷子都不用。

而林傲雪的形象也好不瞭多少,她左手拿著一串烤雞翅,右手拿著一串烤五花肉,雖然是細嚼慢咽,但也是吃的嘴角帶著油光。

如果是在平時,林傲雪絕對不會發生吃飯吃瞭一嘴油的情況,可是在大街上,她竟然也入鄉隨俗,而且看起來吃得頗為津津有味。

蘇銳心裡不免得意,小妞,聽哥的話就有好吃的,不聽話就讓你吃變態辣。

蘇銳端著小面,問旁邊的林傲雪:“怎麼樣,你要不要也來嘗一口?”

林傲雪看瞭看那小面,雖然帶著不少辣椒,但是整個紅油湯汁顯得異常的清亮,聞一聞還有誘人的香氣,林傲雪猶豫瞭一下,然後拿出剛剛在面攤上要的一次性筷子,夾起一筷子面條直接吸入嘴中!

如果放在以前,讓林傲雪這樣吃飯實在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現在這一切都變成現實。

“女神就是女神,連吃面條的動作都那麼性感。”蘇銳看著那根面條被林傲雪吸進瞭嘴裡,不禁有些羨慕,如果自己是那根面條就好瞭,就能嘗一嘗林傲雪嘴唇的滋味。

蘇銳正在按照他的計劃一步一步把女神打落凡塵,不得不說,其實這個傢夥的用心還是很陰險的。

“怎麼樣,好吃不好吃?”蘇銳問道。

“嗯。”林傲雪點點頭,她的臉頰上已經濺上的幾滴細小的紅湯。

蘇銳拿出紙巾遞給她:“擦一擦吧,女神同志。”

林傲雪接過紙巾,拿出手機照瞭照,觀察瞭一下自己的臉,額頭上頓時掠過幾條黑線,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註重形象瞭。

就當林傲雪準備擦掉臉上星星點點的油跡時,蘇銳忽然按住瞭她的手腕,笑瞇瞇的說道:“林傲雪同志,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真的很美。”

“美?”林傲雪以為蘇銳是在諷刺自己,這個樣子,有何美可言?

“這可比之前那個冷冷冰冰高高在上的總裁大人要迷人多瞭,這是你之前從來沒體驗過的生活。很簡單的仨字兒——接地氣。”

今天一天,蘇銳也不知道把這三個字說瞭多少遍。

林傲雪點點頭,而後又搖搖頭。

點頭是因為,以她的高智商,怎麼會不明白蘇銳的意思,搖頭是因為對蘇銳的後半句話她有些不理解,自己幹幹凈凈高貴優雅的時候為什麼不是最美的時候,而現在吃得一嘴油光就是最美的時候?

這男人是什麼樣的眼神啊?

男人永遠無法理解女人的思維,女人永遠無法理解男人的審美。

如果林福章在這裡,也一定會驚的眼球碎落一地,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那平時連路邊攤看都不看一眼、甚至連普通的小飯店都不願去嘗試一下的女兒,竟然會在短短一天之內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在路邊攤邊走邊吃,這還是他那個寶貝女兒嗎?還是那個必康集團的冷艷總裁嗎?

不管怎麼樣,這都是林傲雪的可喜變化,蘇銳沒想到今天的效果居然如此之好,直接把林傲雪變得接地氣起來——那啥,把一個仙女打落凡塵的感覺真是挺好的。

當然,仙女可以被打落凡塵是沒錯,可是千萬不要一頭栽下來之後便變成瞭土鱉,這樣可就太慘瞭。

從這一點上來看,蘇銳真的是有些惡趣味。

林傲雪不知道是食指大動,還是愛上瞭這種不一樣的體驗,在吃完這些東西之後,又來瞭一碗熱氣騰騰的牛雜湯,吃得頭上直冒汗!

蘇銳笑瞇瞇的看著林傲雪,拿出一張紙巾,輕輕地為她擦拭額頭上的汗水,旁人看來,這就像是一對親密的情侶。

在幾十米之外,一個男人正坐在車裡,舉著一臺照相機,對著這兩個人,咔嚓咔嚓地不停按動著快門。

可能是正在專註地對付著牛雜湯,被蘇銳擦著汗,林傲雪竟然也沒有反對,當然也可能是她沒有註意到蘇銳的動作。

兩個人在小吃一條街上足足逛瞭兩個小時,到最後均是都是一點東西都吃不下去瞭,而林傲雪冰冷的表情早就有所緩和,還有一絲意猶未盡的感覺。

“感覺怎麼樣?”蘇銳這句話問的很簡單,但裡面卻包含瞭許多東西,他此時覺得自己以前有些像調教女主角的感覺,這是在養成遊戲嗎?

林傲雪滿意的點瞭點頭:“不錯。”

這小妞也真是的,即便是很滿意,可是臉上的表情依舊很淡,有時候蘇銳甚至懷疑,這小妞是不是有些有些神經癱瘓瞭,不然的話怎麼該笑的時候不笑,不該生氣的時候一直都生氣,笑一下有那麼難嗎?

說實話,對於林傲雪來說,這還真是件挺有難度的事情,她雖然是在商界上表現很不錯,但是一直都不喜歡和人打交道,尤其是面對那些虛偽圓滑的人,她是理都不理的。

蘇銳看瞭看表:“現在才一點多,吃飽喝足瞭,我得帶你去轉一轉,還有半天的假期,要好好利用起來。”

林傲雪點點頭,也沒有再說什麼,隻是跟著蘇銳一路慢慢向前走,今天對她來說總體感覺還是不錯的。

兩個人來到瞭一處街心公園,午後的陽光灑下來,很柔和,很溫暖,打在人身上,讓人覺得暖洋洋的。

“累瞭,好好歇歇。”

把林傲雪帶著來到一片草坪前,蘇銳直接不顧形象的躺在草地上,翹著二郎腿,雙手枕在腦後。

“哎呦,舒服!”整個身心都放松瞭下來,蘇銳看起來心滿意足。

林傲雪看瞭看草坪,又看看草坪上的樹蔭,環視瞭一下四周偶爾走過的行人,猶豫瞭一下,終究還是沒有坐下。

蘇銳見到林傲雪這樣,不禁拍瞭拍身邊的空地,說道:“快來躺一躺,睡個午覺,這裡可舒服瞭,又有小風又有小陽光的,這樣才是悠閑的生活呀。”

“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蘇銳回想瞭一下,很認真地說道:“偷得浮生半日閑,不羨鴛鴦不羨仙。”

“那句詩是這樣寫的麼?”聽到蘇銳的打油詩,林傲雪的嘴角牽起一絲微笑的弧度。

她抬起頭,看到陽光斑駁的從樹蔭的空隙處灑下來,照在地上,影影綽綽。

生命隻要有瞭裂縫,陽光就會照進來。所以不能把自己緊閉,要把心門打開,而這個簡單的道理很多人卻不明白。

林傲雪還是有些猶豫,這種動作對於她來說還是太過粗獷瞭,平時走走看看駐足停留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可是要讓她不顧形象的在草地上躺著睡覺還翹二郎腿的話,那真是太難太難瞭。

不過,這可是林傲雪想多瞭,蘇銳可沒讓林傲雪蹺二郎腿。

“怎麼你不相信我的話呢?”蘇銳苦口婆心地說道。

“在這裡,沒有人知道你是林傢的大小姐,沒有人知道你是必康集團的總裁,你記住,現在的你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女總裁,不是那個需要來應對各方刺殺的女精英,你就是個普通的女孩兒,或者說是長的漂亮的普通女孩,你明白嗎?”

“你就是個普通女孩兒。”

聽瞭這句話,林傲雪的目光中閃過一絲不知名的神色,那微動的眸光落在蘇銳身上,顯得如此的動人,和這溫暖的陽光相互映襯恰到好處。

某年某月的某片樹蔭下,你的眼波恰似午後的陽光一般,柔和而動人。Z

超級護花天王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