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第375章本王勸你現在不要說話

蘇墨晚趕緊伸手,止住瞭慕容景親下來的趨勢。

“我得說明一下,從來沒有什麼野男人,你可別給我潑臟水。”

慕容景另一手伸過來,將她的手拉開瞭,“蘇墨白說有,那就一定有。”

“……”

原來是蘇墨白搞得鬼啊。

蘇墨晚無辜的眨瞭眨眼,“你是信我還是信蘇墨白?”

“……”

這個問題可不好回答,回答錯瞭就麻煩瞭。

慕容景略一猶豫就道:“本王信你。”

不管是真的信還是假的信,但陸遺風說過,女人都愛聽好聽的,這麼說準沒錯。

蘇墨晚哪裡知道慕容景是怎麼想的,立即就得意的挑瞭挑眉,哼瞭一聲,“你當然得信我,蘇墨白的話,十句有八句是忽悠人的,你要是連他都信,還不如三歲小孩子。”

“……”

慕容景瞇瞭瞇狹長的鳳眸,仔細想瞭想,似乎……好像是這麼回事!

蘇墨白這老狐貍!

居然連這個都要杜撰!

是怕他對蘇墨晚不好?

“哎,怎麼不說話瞭?快起來吧,我真的餓瞭。”

蘇墨晚見慕容景不說話,就伸手推瞭推他。

慕容景這次沒糾纏,因為他還陷在被蘇墨白的欺騙的惱怒裡沒有出來,被蘇墨晚一推,就聽話的起身瞭。

蘇墨晚坐起身,將枕頭墊在腰後就靠在瞭床頭,她看慕容景似乎有心事,就挪瞭身子想自己去端飯菜。

慕容景見她動作立馬回瞭神,將吃飯用的矮幾先弄到瞭床上,然後將他親自準備的飯菜擺瞭上來。

蘇墨晚就默默的看著他動作,嘴邊慢慢的溢出瞭甜蜜的笑來。說實話,她壓根兒就沒想過慕容景也可以是居傢型的,很意外。

當然,尊貴的秦王殿下肯下廚,那都是因為她。想到這裡,蘇墨晚又開始飄飄然瞭,魅力大就是沒辦法啊……

等慕容景佈置好瞭,她見矮幾上有兩雙碗筷,就道:“你也還沒吃?”

“自然沒有。”

慕容景說著,將一碗粥推到瞭她面前來。蘇墨晚見他面前擺著的是白花花的大米飯,就有點不平衡瞭。

“我不想喝粥瞭,天天喝粥人都沒勁瞭。”

慕容景聞言,看著矮幾上唯二的兩碗主食輕輕蹙瞭蹙眉,“那你要如何?”

蘇墨晚伸手就要去挪他面前的那晚大白米飯,手剛剛伸到半路就被慕容景抓住瞭。

“你現在隻能喝粥,養身體,而且,你也不需要有勁。”

“……”

怎麼就不需要瞭?

蘇墨晚很不服氣,但不敢反駁,現在的慕容景就是一老流氓,一言不合就開車。

她那點自以為很不錯的修為,也就隻能拿來對付對付傾城和清荷這樣面皮薄的女人,對付慕容景……完敗。

於是她隻好認命的端起粥喝瞭起來。粥還是用雞肉湯熬的,主菜也還是燉雞,但明顯已經不是同一隻雞瞭。

早上的雞,膚色是白裡透黃的,今晚這隻,明顯是隻烏雞。

不得不說,烏雞的味道顯然要好很多,蘇墨晚其實躺瞭一整天,吃不瞭多少,把粥喝瞭之後,就隻顧著喝雞湯瞭。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多久沒沾葷腥瞭。

慕容景見她光喝湯,就親自上手給她夾瞭雞肉,直接往嘴邊喂。

蘇墨晚再也不幹這種讓人喂的事瞭,除非她渾身動彈不得,所以這時候她臉一紅,把碗舉高瞭一些,小聲道:“扔裡面!”

慕容景似乎也沒堅持,把手上那塊擱她碗裡之後,又開始一個勁兒的往她碗裡堆。

蘇墨晚一看那架勢就急忙阻止道:“你吃你自己的,我自己來!”

慕容景筷子頓瞭頓,“那好,你自己來。”

蘇墨晚怕他又往她碗裡塞,都沒敢停,直到真的膩瞭。

她把手裡的筷子一扔,抱著肚子道:“壞瞭,我好像吃多瞭。”

慕容景抬眸看瞭她一眼,沒說話。

蘇墨晚深深呼出一口氣之後,才覺得好瞭些,她見雞湯還剩瞭一大半,就往碗裡盛,然後報復似的往慕容景面前一推。

“你多喝點兒湯,我看你最近都瘦瞭,得好好補補!”

慕容景想瞭想,放下手裡的碗,接瞭雞湯就喝瞭。蘇墨晚把空碗拿過來又開始盛雞湯。

“你前面兩天趕路很辛苦吧?一路上肯定也沒什麼合胃口的吃食,難得這個雞湯這麼好喝,多來兩碗!”

慕容景眸子一閃,居然乖乖的又接過去喝瞭。

蘇墨晚對於自己借花獻佛的舉動,絲毫沒有覺得不好意思,就在她準備盛第三碗的時候,一看慕容景那‘放馬過來’的神情,就偃旗息鼓瞭。

這種幼稚的舉動,其實她以前很不齒,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她覺得現在自己不至於為零,但比零也好不到哪裡去瞭。

慕容景見她不再作妖,就端起瞭還剩一碗底的白米飯。蘇墨晚就杵著手肘靜靜看著。

就在慕容景即將放下碗筷的時候,蘇墨晚鬼使神差的說瞭一句:“為什麼你吃個飯也要這麼好看?”

“……”

慕容景手裡的碗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耳朵尖兒卻慢慢的變紅瞭。

蘇墨晚本是無意調戲,但很明顯這回是她占瞭上風,她立即就趁勝追擊道:“有句話叫秀色可餐,我看著你——”

“本王勸你現在不要說話。”

“……”

好吧,調戲失敗。

蘇墨晚訕訕的往後面退瞭退,“你收拾吧,我不說話瞭!”

慕容景將手裡的碗筷放到瞭矮幾上,朝著外面低低的喊瞭一聲吟霜。

吟霜立即就開瞭門進來,她迅速將碗筷等全都收拾到食盤裡,然後將矮幾挪到瞭兩米之外的茶桌上。

她端著食盤就要退出去,慕容景忽然道:“今晚不用在外面候著瞭。”

“……”

“是。”

吟霜極快的應聲就出去瞭,蘇墨晚看著吟霜恨不得長四條腿的樣子,忍不住就道:“現在天冷瞭,的確是不用在外面候著,不過,你得換個委婉的說法,這樣太容易讓人誤會瞭。”

“誤會什麼?”

慕容景挪近瞭,雙眸定定的看著她。

一看這樣子,就是耍流氓的前兆,蘇墨晚眼珠子轉瞭轉,迅速將背後的枕頭抽瞭,撐著被子躺瞭進去,然後極快的翻瞭個身,雙臂墊著下巴趴在枕頭上道:“我腰疼,你幫我按按。”

蘇墨晚想著,這種時候慕容景一定會很正經,不會動手動腳。

果然,慕容景真的是規規矩矩的給她按瞭起來,還偶爾問一句有沒有好一些。

蘇墨晚的答案每次都是:“繼續。”

在繼續按瞭兩刻鐘之後,慕容景發現自己上當瞭。

蘇墨晚已經發出瞭均勻清淺的呼吸聲,她微微側著的臉頰帶瞭些粉,看起來有些誘人。

慕容景深深吸瞭一口氣,又給她繼續按瞭一刻鐘,最後將人輕輕的翻瞭個身子,令她躺平瞭。

慕容景看著她的睡顏,忍不住就伸手去摸瞭摸她的臉頰,最後是粉潤誘人的唇。

他覺得自己有點魔障瞭,這感覺有點不可思議,頭一次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能看到眼前這個人,而且越看越覺得無可挑剔,找不出一處不是來。

他想著,就算沒有兩年前的相遇,四個月的時間也足夠他來細細瞭解,足夠他喜歡上這樣一個特別的人。

難怪蘇墨白當初敢大言不慚的說出那些話,以蘇墨晚籌碼,的確是足夠瞭。

慕容景伸手輕輕拉瞭拉被子,起身就出瞭門去。

封越正在二進院門口和清荷說著什麼,乍然看見慕容景出現,心虛瞭一瞬,老遠就喊瞭一聲“主子”。

清荷也立即回身,看著緩緩走進的慕容景,也行瞭禮問瞭好。

慕容景目光在兩人隻見不著痕跡的掃瞭一遍,最後對著封越道:“你來一下,本王有事要交代。”

封越這時候心虛得很,臉就有點紅,好在這時候天色已經微微暗瞭下來,才不至於讓他的神情敗露。

他轉身低低的對著清荷道:“時候不早瞭,你趕緊回去休息吧,外面風大。”

清荷的表情就很正常瞭,她甜甜一笑,低聲回道:“嗯,封大哥你明天就走瞭,好好保重啊!”

封越看著那麼坦蕩且毫無所覺的清荷,心情復雜瞭一瞬,他剛剛本來都已經醞釀好情緒瞭,主子一出來,立即就打亂瞭他的步伐!

真是……看來隻得另找時機瞭。

慕容景到瞭前廳去,發現晉王不在,就問立在一邊的洛管傢人去哪裡瞭。

洛管傢笑著回稟道:“晉王殿下帶著傾城姑娘出去逛街瞭,一刻鐘之前剛剛走的。”

看著人傢成雙成對的出去玩,秦王殿下覺得自己有點淒涼。

“可有帶人?”

洛管傢立即點頭道:“帶瞭帶瞭,流光他們八個都跟著去瞭。”

這時候封越也來到瞭前廳,他直覺自傢主子有事,就問道:“主子有何吩咐?”

慕容景轉過身看著封越,道:“找一個與本王身形相似的雪影衛,假扮本王回大營。”

封越聞言,起初有些驚愕,但隨即就恢復瞭平靜,他拱手道:“是,屬下這就去辦。那主子您……”

“你明天就帶著假扮本王的人啟程,本王五日之後再帶著晉王回去。”

“是!”

封越應聲之後就要退下,慕容景想瞭想又將人叫住瞭。

“走之前先聯絡上江卓,讓他到別莊來找本王。”

“是!”

封越不是雪影衛出來的,這邊的人都是雪影衛,他能指揮得動的也就是從秦王府裡帶著過來的十六個雪影衛,他並不熟悉雪影衛之間的聯絡方式,這時候就隻能去找留在別莊裡的那六個雪影衛。

慕容景等封越走瞭之後,才對著洛管傢道:“這幾日蘇側妃都和什麼人來往?”

本王不吃軟飯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