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如果,忽略掉恍如嬰兒屁股一般不靠譜的晴雨交替,那麼,八月底的德國漢堡有著一年中最好的天氣,春季中的濕冷和冬季中的陰寒都被天穹上那顆活力四射的太陽驅散得無影無蹤。

有著八百年歷史的漢堡港口狂歡節已經結束,不過阿斯特爾湖湖岸旁的一些裝飾和彩燈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多出瞭幾處,三天後,阿斯特爾湖遊樂節即將到來。

“撲楞楞,呯……。”

一隻疣鼻天鵝呼扇瞭兩下翅膀,從阿斯特爾湖的湖水中躥上瞭大白鯊號遊艇的艉阱甲板。

考慮到漢堡市區水網遍佈加上公司形象等因素,大白鯊號遊艇就是不久前祁連山花瞭兩百萬美元從英國定下的量產型超級遊艇,雖然和富豪們私人定制的那種可以越洋航行的超級遊艇沒啥可比性,不過接近20米的長度就商務用途來說完全是富富有餘。

大白鯊號產自英國普利茅斯知名遊艇商公主(Princess),來自美國卡特彼勒的雙發柴油機可以推動著大白鯊號以30節以上速度進行高速巡航,不包括頂層飛橋和底倉臥室,僅僅大白鯊號的主甲板就足以容納十多人進行半正式的商務會談。

當然,大白鯊這麼有特點的名字自然是某個少女的提議,由於深知梁遠喜愛綠色植物的原因,祁連山還特意在遊艇的艉阱、主甲板沙龍等處擺放瞭數盆常綠植物。

“我艸,簡直就是強盜一樣。”梁遠丟下手中那份由安達信出品的《未來十年的支線客機》行業調研報告,從沙發上站起身,隨手拿起一個放在腳下地板上的掃把。

這位已經是第三隻瞭,在梁遠早起看文件的半個小時裡,已經有三隻疣鼻天鵝對遊艇艉阱甲板上放著的幾盆冬青盆栽表達瞭食欲和好奇。

在第一隻疣鼻天鵝吃掉瞭數十片冬青葉子後,梁遠終於從底倉找到瞭一個用來打掃遊艇的掃把,把那位好奇心旺盛的吃貨請回瞭阿斯特爾湖。

搖擺著的疣鼻天鵝高傲的歪著脖頸,瞄瞭一眼從主甲板沙龍裡匆匆走出來的兩腳獸,然後張著大扁嘴毫不客氣的對著艉阱甲板上放著的一盆冬青盆栽咬去。

疣鼻天鵝和北海海鷗是漢堡阿斯特爾湖上最為著名的兩大流氓。由於漢堡對疣鼻天鵝和北海海鷗實施瞭保護性政策的緣故,這兩種鳥類的膽子已經大的驚人。

在繁育季節,疣鼻天鵝經常會把一些驚嚇瞭幼鳥的熊孩子追咬得滿湖邊逃躥,而早就成瞭精的北海海鷗則會狡猾的在湖邊遊人隨身攜帶的拎包中尋找中意的零食吃。

伴隨著疣鼻天鵝少有的HO~HO~叫聲。梁遠用掃把小心翼翼的把這隻欲求不滿的吃貨從遊艇艉阱甲板上扒拉到水裡,那盆倒黴冬青盆栽的葉子又少瞭數片。

“大少好悠閑啊。”劉文嶽的笑聲從碼頭棧橋處響起。

此時的梁遠正站在遊艇尾部的釣臺上,雙手拿著掃把和那位剛剛掉進水裡的吃貨緊張的對峙著。

抬頭掃瞭一眼棧橋,梁海平、劉文嶽等遠嘉高層正面帶笑意的從碼頭處走來。

“老劉,快把那盆植物搬進去。不然這傢夥不會死心的。”

“小遠,船員呢?”梁海平問道。

大白鯊號配備瞭一男三女四名船員,男性船長負責駕駛和底倉機械,三名女性負責配餐、調酒、服務、保潔等工作。

“船長在檢查機械,還有一個在整理底倉的休息室,配餐和調酒被我打發回瞭遊艇服務公司,我想把船上的吃喝稍微調整下。”

劉文嶽把冬青搬進搬進當作會議室的主甲板沙龍,水中的那位吃貨不滿意的扭瞭扭脖子,撥動著黑色的腳掌無比高傲的向湖心遊去。

大白鯊號剛剛交付不到兩周,這次航行算得上是第一次正式出航。雖然德國關於遊艇行業的配屬服務已經完善,不過遊艇裝載食物、酒水、餐點、器具時卻是按照私人傢庭用艇的配置準備的,和梁遠打算將遊艇用於商務環境的配置相差甚遠。

遠嘉在西德的高層不多,梁海平、周遠航是因為收購怡和的岔頭才從北美飛過來的,劉文嶽一直肩負著整個遠嘉歐洲部門的運轉,香格裡拉電氣的魯恒升則恰好在西德考察低壓電器的生產設備,李國維卻被梁遠主動開口留下的。

在梁遠的計劃裡,華晨早晚會進入民用航空發動機領域,自傢老娘研發那一大攤子事情就足夠忙活瞭,其他的生產管理什麼的肯定會交給他人負責。李國維算是一個很適合的人選,對於日後註定會進入遠嘉高層的李國維來說,早點知道梁遠的存在也沒什麼不妥。

看起來,劉文嶽應該是和李國維打過瞭招呼。最後上船的李國維隻是笑著對梁遠點頭致意。

“大少打算怎麼調整吃喝?”魯恒升好奇的問道。

梁遠把掃把送回底倉的雜物間,剛剛順著舷梯爬上主甲板,就遇到瞭在船尾參觀的魯恒升。

“我把主食裡相關德國酸菜、豬腳的菜品都去掉瞭,在傢就是酸菜豬肉燉粉條加豬蹄啥的,飛瞭大半個地球還是看到這玩意,還不如回傢吃正版的呢。”梁遠抱怨著。

香腸、豬腳、酸菜是德國最為知名的民俗食品。由於地處高維度的原因,德國也有積漬酸菜的傳統,不過和共和國東北不同的是共和國是將大白菜整顆積漬,德國是先將白菜加工成絲狀然後才動手積漬。

許多德國主食菜品和共和國東北的菜品味道類似,比如德國酸菜烤豬肘有些類似於肉炒酸菜粉,德國酸菜土豆泥拆骨肉,就是酸菜土豆燉肘子的變種,十分讓人無語的是德國人燉酸菜一樣放粉條,梁遠上輩子的那位德國哥們向來把共和國東北當作第二故鄉。

聽著梁遠的抱怨,魯恒升深有感觸的點瞭點頭,說道:“有時候光看晚餐的菜,還以為是沒出國呢。”

“大少把我叫過來打算做什麼,從昨天開始就聽著海平和周總介紹香港和美國的事情,把我聽得頭昏腦脹的。”魯恒升笑著問道。

魯恒升跟著梁遠走進主甲板的遊艇後門,一條通道直通艇首處進入底倉的樓梯,通道靠門的兩端,一組L型的沙發和一直凹字形的沙發相對而放,凹字型沙發的前面還有放著一張精致的淺灰色玻璃茶幾,這兩組沙發和一個茶幾構成瞭遊艇的沙龍,也就是遊艇的商務會談中心。

當然,在晴好天氣時,主甲板門外船尾處的另一組凹字形沙發,還能擴充參與沙龍的人數規模。

沿通道繼續向前,兩組沙發的一端都靠在一米多高的金屬半隔斷之下,隔斷的另一頭則被通道分割成六人吧臺和調酒配餐兩個部分,而船長的室內駕駛位置,則和進入到底倉的樓梯部分緊挨的一起。

一般來說,晴好天氣時船長都在使用頂層飛橋甲板上的另一套駕駛系統操作遊艇,整個主甲板都留給船東當作私人空間。

此時遊艇商務中心的沙發上,隻有劉文嶽和李國維在坐,梁海平和周遠航去瞭遊艇的底艙參觀。

“魯總不要總盯著自己那一畝三分地,我還要讀書,遠嘉的大會議總不能老是由我牽頭召開嘛,這次集團想變身成歷史的車輪,要不是時間不允許,我還想把遠嘉所有高層都拉到德國來開會呢。”梁遠笑吟吟的說道。

除瞭非常私人的場合,否則梁遠對遠嘉高層的稱呼都是用職務替代。(。)

PS:第一更......

工業之動力帝國小草莓app苹果手机下载安装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