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燕青絲冷幽幽地看瞭嶽聽風一會,抬起手看看時間,沖他抬抬下巴:“走吧,跟我上樓。”

嶽聽風狐疑:“幹什麼?”

燕青絲打量他一眼,似笑非笑:“正好劇組開的房,省瞭你開房的錢,我請你睡。”

嶽聽風……我,艸!!!!!

他點點頭,臉上帶著痞笑:“好啊,既然你這麼熱情,那我還有什麼理由拒絕,反正你今晚睡瞭,周末還是我的,我這也算是熬到現在終於看到瞭光明,這個提議真不錯,正好也讓你見識一下,我到底什麼速度。”

說著嶽聽風不看燕青絲,撇開她徑直往酒店大門走。

走瞭幾步,回頭一看燕青絲還站在原地,他停下沖她甩一下頭:“走啊。”

燕青絲咬牙,這個王八蛋啊。

早前她還能在口頭上,事事壓他,現在可好,別說壓瞭,反被他給壓瞭下去。

這貨不要臉的技能,到底開瞭多少外掛。

燕青絲勾起唇角:“老板,不要意思……我想起來一件事,我親戚來瞭。”

嶽聽風皮笑肉不笑:“是嗎?那我得檢查仔細瞭,你說的話,我可一個字兒都不會信。”

燕青絲翻個白眼:“非做這麼絕?”

嶽聽風雙手插

  再口袋裡,鼻子裡哼瞭一聲:“是你一直都很絕,我也是被逼的沒法。”

要想拿下燕青絲,他真是……變的都快不像他瞭。

對付這個女人,一般正人君子幾乎一點戲沒有,高冷什麼的,也可以去滾蛋。

隻有死皮賴臉,厚顏無恥,才有機會跟她過兩招。

嶽聽風心裡將燕傢那些人,問候千百遍,他罵不瞭燕青絲,弄死他們總沒問題。

燕青絲看嶽聽風現在越來越難纏,之前他被自己氣的七竅生煙,現在,基本上,已經沒用瞭。

燕青絲吐口胸中悶氣,緩緩走到嶽聽風面前,伸手搭在他肩上,沖他笑顏如花:“你是我老板,老板說什麼就是什麼,記得周末來接我。”

最後倆字,燕青絲幾乎恨不得咬上去,這個臭不要臉的。

嶽聽風伸手抹一把燕青絲的臉:“早同意,不就沒事兒瞭,還跟我較勁,你現在可是老子的人,胳膊擰得過大腿嗎。”

啪,燕青絲一把打掉嶽聽風的手,黑著臉扭頭就走看都不看他一眼。

嶽聽風沖她的背影吹個口哨。

等燕青絲進門看不到人瞭,嶽聽風才上車離開。

深夜的路上幾乎沒有車,這座城市已經沉睡,安靜下來,他的腦子才一點點放空。

嶽聽風人前高冷,高傲,冷漠,這是圈子裡都知道的,對誰都不屑,他就是高高在上,又被萬眾矚目的那個。

可是面對燕青絲,他就好像完全變瞭一個人,控制不住,著瞭魔一樣。變得都不像他瞭。

有時候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嶽聽風也問過自己他圖的什麼?圖的隻是睡她?

世上美女千千萬,比燕青絲好的,多的事,他為什麼就鉆牛角尖似得認準這一個?

嶽聽風自嘲一笑,他圖的是……是……什麼呢?

Boss兇猛:老公,喂不飽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