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老鎮南王那一臉的陰沉,讓大傢以為他丟的不是義女,而是親生女兒。

“王爺,放寬心,郡主一定會沒事的。”

“隻有看到她活蹦亂跳,本王才相信她沒事。”

“是,屬下一定把郡主安然帶回來。”墨衣沒有再安慰下去。老鎮南王要是個會隨便認女兒的人,鎮南王府的門檻早就被人給踏破瞭。

難得他看上一個小丫頭,剛認下偏又出事瞭。

另一邊,楚飛雲和楚飛揚把凌昊攔下。

“妙妙在哪?”楚飛雲的語氣是從未有過的陰寒。

他可以想象凌昊的憤怒,卻不能容忍凌昊對飛天下手。

什麼?為什麼?

那自然是因為楚飛雲護短啊!

百花宴之後,凌傢已經把凌昊與楚妙兮的婚事,傳得人盡皆知,楚傢沒有在第一時間出來澄清,在別人眼裡,就等於默認瞭。

凌昊更是理直氣壯地把飛天當成瞭自己的私有物,而飛天的一再拒絕和敵視,激怒瞭凌昊。

“本殿下怎麼知道她在哪?”

凌昊矢口否認,可是楚傢兄弟沒放過他眼底一閃而過的光芒。

“凌昊,宮裡護衛森嚴,除瞭你,還有誰有膽子在宮裡抓人?”楚飛揚飛揚的眉宇間似要噴出怒火。

他是不喜歡飛天,並不意味著可以看著別人來欺負自己的妹妹。

“確實不止本殿下一個。”凌昊說完,別有深意地看瞭兩人一眼,大步離去。

楚飛揚微微一愣,隨後似恍然大悟一般,“難道是九皇子?”

凌傢的秘辛事情,他不太瞭解,卻知道皇帝是最喜歡四皇子和九皇子的,隻是喜歡的方式是兩個極端,一個在朝堂之上累死累活,一個在朝堂之外逍遙自在。

可是隨後他又疑惑瞭,飛天得罪瞭四皇子不假,什麼時候又得罪瞭九皇子瞭?

楚飛雲隻是淡淡地瞥瞭他一眼,“找人。”

有什麼事,都先找到人在說。

四皇子的神情,他沒有錯過,這件事情,與四皇子脫不瞭幹系。

所以他讓楚飛揚帶人出宮用楚傢的力量找人,自己則悄悄地跟上瞭四皇子。

……*……

飛天在一陣頭痛中醒來,卻沒有睜開眼。

靜靜地聽著周轉的人說話,慢慢回神。

“把人都給我看好瞭,她們可是媽媽我花五兩銀子買回來的!”

“徐媽媽放心吧!”

等到門被關上,響起瞭重重的落鎖聲,飛天才睜開眼。

五兩銀子。自己被賣瞭五兩銀子?!

前世被人放在貓市裡賣的恥辱,讓她覺得很不舒服。

自己也是運氣背到傢瞭,到皇宮裡去參加一場宮宴都能被人給抓瞭賣掉。

她記得,自己是在皇宮中被人敲暈的,打暈自己的人,傲天不戰而逃,可見那個人的的實力不是宮裡尋常的侍衛。

被那人這麼一敲,飛天腦中閃出瞭一些關於這個世界的信息,這是楚妙兮原本的記憶。也認出瞭那個水中的狼狽女子,就是凌傢老十,香薇公主凌芷薇。可也隻是一小部分記憶。

看來楚妙兮的記憶,並沒有完全丟失,隻是藏起來,或許某個機緣下,又會出來一部分。

傲嬌貓王妃:王爺,狠狠寵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