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毫無疑問。

礦脈中那片紫紅色的礦石,正是紀天行此行的目標,紫焰神石。

當然瞭,那片礦石整整有磨盤那麼大,其中還有雜質和其他金屬礦石。

經過巖克的冶煉和提純之後,真正的紫焰神石,隻有西瓜那麼大。

巖克很識趣的將其切割成十幾份,雙手奉送到紀天行面前。

紀天行將紫焰神石收進空間戒指,心中暗想著:“這麼多紫焰神石,提煉出來的紫焰銀絲,不僅夠葬天劍晉升,還能有剩餘。”

念及於此,他心中默默盤算著:“待葬天劍晉升王級之後,剩下的材料夠多,我就再煉制一套王級鎧甲。

又或者,幫瑤瑤、珂珂和無雙她們,把她們的源石神器,也提升到王級!

畢竟,源石煉成的天然神器,若不加入王級煉器材料,達到君級極品就是極限瞭……”

紀天行還在盤算著,巖克卻停止瞭開采礦脈。

見此情景,紀天行忍不住問道:“巖克,你停下來看著我幹什麼?”

巖克不假思索的答道:“公子,您要找的紫焰神石,這不是已經找到瞭嗎?咱們的任務完成瞭啊。”

紀天行忍不住翻瞭個白眼,“這種王級煉器材料,當然是多多益善!

既然這條礦脈裡有一大塊紫焰神石,就很可能還有第二塊。

別閑著,繼續開采!”

“呃……好吧。”巖克悻悻地點瞭點頭,隻能繼續施展後土金雲訣,開采礦脈。

也不知是紀天行運氣太好,還是上天眷顧。

短短十個時辰之後,巖克果然又開采到一片紫紅色的礦石。

不過,這塊紫紅色的特殊礦石,比之前那塊小瞭許多。

經過冶煉和提純之後,隻得到五塊拳頭大小的紫焰神石。

饒是如此,紀天行也心滿意足瞭。

又過去半日之後,巖克終於把整條礦脈都開采完畢瞭。

紀天行的空間戒指裡,多出瞭價值一百多億的神石、寶石和金屬,還有二十塊紫焰神石。

他望向巖克,問道:“怎麼樣?連續開采礦脈好幾天,有些累瞭吧?要不要歇息?”

巖克連連擺手,一臉驚嘆的說道:“不用休息!若是用我之前那種開采方法,現在肯定有些疲倦。

但我施展後土金雲訣,連續四天時間,非但沒覺得疲憊,反而有種生龍活虎、實力提升的感覺!

公子,這招神通絕技果然不俗啊!

你傳授給我的修煉經驗、訣竅和感悟,足夠我揣摩、消化很長時間瞭。”

紀天行微微頷首,笑意玩味的道:“好好幹,以後還有更多更精妙的神通!”

“好!”巖克精神抖擻,心中也充滿瞭期待。

不知不覺間,他對紀天行的怨恨輕視,都煙消雲散瞭。

如今,他並不覺得跟隨紀天行是恥辱,反而有點樂在其中。

如果紀天行放他自由,任由他選擇去留。

換做以前,他絕對毫不猶豫的選擇離開。

但現在,他會猶豫和權衡瞭。

他想跟著紀天行,弄清楚紀天行與巖族的淵源。

他更想通過紀天行,學到更多神通絕技。

“走吧,去看看他們的情況如何瞭。”見巖克有些失神,紀天行招呼一聲,往林雪和朝青玉等人飛去。

巖克回過神來,連忙跟瞭上去。

此時的林雪和朝青玉等人,還在緊鑼密鼓的辛勤勞作。

好在,兩條礦脈的開采工作,也進入到最後階段,所剩不多瞭。

眾人都收獲頗豐,每個人都至少分到瞭價值幾十億的資源。

哪怕連續勞作幾天,眾人也不覺得疲倦,依舊熱情高漲。

在紀天行的授意下,巖克也加入開采工作,幫眾人開采礦脈。

如此一來,時間更是大大縮短。

僅僅六個時辰之後,兩條礦脈就開采完畢瞭。

紀天行釋放神識,把紅巖島仔細檢查瞭一遍。

確定地底沒有礦脈,島上隻剩下零零散散的神石和寶石,眾人這才離開。

“唰!唰!”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飛過巖漿海,趕往巖漿海的深處,目標指向十萬裡外的另一座島。

據風隱會長介紹,這片區域有九座礁石島,都蘊含著豐厚的礦藏資源。

最重要的是,之前傳聞的王級神物,也出現在這片區域,很可能就在某座礁石島上。

……

與此同時。

金龍帝國的皇城。

這座擁有萬年歷史,占地方圓千裡的巍峨雄城,往日裡熱鬧非凡。

盡管此刻是深夜,整座皇城也燈火輝煌,到處都人影憧憧。

然而。

與滿城熱鬧喧囂的氣氛不同,皇宮中卻是沉重又壓抑,仿佛蒙上瞭厚厚的陰霾。

皇宮深處,金龍皇帝的書房中。

一位身材高大魁偉,穿著暗金龍袍、戴著皇冠的國字臉中年神族,正坐在書桌前皺眉沉思。

盡管書房裡燈火通明,但這位不怒自威的中年神族,渾身散發著冰冷的寒氣。

就連守在書房門口的兩名禁軍,也覺得遍體生寒,大氣都不敢出。

這時。

穿著鎏金神鎧,壯碩如鐵塔的禁衛軍督統,邁步跨入瞭書房中。

“臣參見皇帝陛下!”

禁軍督統畢恭畢敬的行禮。

金龍皇帝抬瞭抬眼皮,面無表情的問道:“查到結果瞭嗎?有沒有太子和戰親王的消息?”

禁軍督統彎著腰不敢起身,沉默瞭一下,才語氣低沉的答道:“啟稟陛下,臣派出瞭一百多名禁軍,還動用瞭所有密探和情報組織,也未能調查到太子和戰親王的下落。

禁軍前往金龍深淵,也審問過盤踞在深淵附近的人,都說沒看到太子和戰親王離開。

另外,跟隨太子和戰親王的上百名禁軍和大內高手,也一個都不見蹤影。”

書房裡陷入沉默,隨著金龍皇帝的臉色越來越黑,溫度更加冰冷瞭。

他雙眉緊皺,雙目泛著寒光,語氣森然的問道:“也就是說,太子和戰親王進入深淵之後,至今沒有出來。

自從他們給朕發瞭傳訊之後,所有人都消失瞭?”

禁軍督統隻能點頭:“是。”

金龍皇帝深呼吸一口氣,雙眼更加冰冷,湧現著沖天的殺機,咬牙切齒的問道:“也就是說,朕最忠心的兄長,還有最疼愛、最傑出的長子,已經死在瞭金龍深淵裡?!”

劍破九天

标签:

推荐文章